在线咨询
登录注册
软件下载
扫一扫
返回顶部

美联储年内二度降息 多项经济指标发出不确定信号

2019-09-20 09:24 来源:外汇开户网 网址:http://www.fxpum.com/

摘要:21世纪经济报道施诗上海报道“市场基本预测到了此次会降息25个基点,而且美联储并未给出未来货币政策的路径,因此美国股市、债市、汇市表现比较平静。”美联储年内二度降息北京时间9月19日凌晨,美联储发布议

美联储年内二度降息 多项经济指标发出不确定信号

  21世纪经济报道 施诗 上海报道

  “市场基本预测到了此次会降息25个基点,而且美联储并未给出未来货币政策的路径,因此美国股市、债市、汇市表现比较平静。”

  美联储年内二度降息

  北京时间9月19日凌晨,美联储发布议息会议决议,宣布再次降息25个基点,这是美联储年内第二次降息。不过,这并不意味着其货币政策的转向。美元“无视”美联储降息效应反而趋于上涨,不少新兴市场货币则开始遭遇日益严峻的贬值压力。

  北京时间9月19日凌晨,美联储年内第二次降息如期而至,符合市场普遍预期。美联储主席杰罗姆·鲍威尔表示,此次降息是防范可能存在的外部风险,以维持经济稳定增长。不过,针对未来的货币政策,美联储内部存在分歧,部分“鹰派”委员认为目前美国经济持续增长,无需继续降息,略出乎市场意料。

  美联储面临的不止是内部分歧,也饱受市场质疑。货币市场出现的“资金荒”令市场质疑美联储已失去对利率的控制,而连续降息的措施让不少业内人士对其独立性表示担忧。不过,鲍威尔重申了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独立性。

  虽然美联储表示目前美国经济增速保持温和,但多位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相关经济数据表明美国经济正在下滑,或于明年进入经济衰退期。

  降息符合市场预期

  北京时间9月19日凌晨2点,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,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1.75%-2%,符合市场预期。

  美联储在声明中表示,自7月份的会议之后,美国劳动力市场依然强劲,经济增速保持温和,而且失业率始终处于低位。尽管家庭支出增长强劲,但是企业固定投资和出口都有所削弱。以12个月为基础的指标看,整体通胀率和扣除食品及能源的通胀率都低于2%。不过,鉴于全球形势发展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以及低迷的通胀压力,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范围下调至1.75%-2%。

  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虽然美国经济增速保持温和,但是“有一些额外的迹象表明海外经济疲软。美联储必须考虑任何可能对经济产生实质性影响的因素,包括贸易局势。”

  尽管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呼吁美联储应该降息100个基点或是采取负利率,但鲍威尔强调,美联储不会考虑使用负利率,即使利率降至零区间。鲍威尔还承诺,如果条件允许,美联储将采取一系列降息的行为,不过目前没有这个必要。

  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市场基本预测到了此次会降息25个基点,而且美联储并未给出未来货币政策的路径,因此美国股市、债市、汇市表现比较平静。

  美联储权威再遭质疑

  就在美联储宣布降息之前,美东时间9月17日周二上午,美国短期融资市场一度陷入混乱,有美债担保的隔夜回购利率大幅飙升,最高升至8.525%,创下历史高位,远超美联储设定的联邦基金利率2%-2.25%的目标区间。这一“资金荒”让美联储果断宣布了两次总金额或超千亿美元的隔夜回购。这是美联储11年来首次进行公开市场操作。

  鲍威尔表示此举是为了缓解市场的融资压力,但他强调融资压力的增加不会对货币政策造成影响。“在可预见的未来,如果需要的话,我们将考虑临时的公开市场运作。”

  隔夜回购利率的飙升令市场认为美联储对利率已经失去控制。富国银行利率策略主管Michael Schumacher表示:“既然设定了目标,那么作为万能的美联储就应该控制它,不能让它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开会期间失控。这对鲍威尔来说十分煎熬。”

  此外,美联储的独立性也再遭质疑。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研究员刘英对记者表示,“美联储作为一个独立的组织,货币政策应该是基于美联储对经济客观、中立的判断,而目前政治干预过多。”

  吴照银也对记者表示,美联储短期内频繁的降息存在政治因素的影响。“在经济环境没有那么差的时候,特朗普要求美联储降息以维持现有的经济泡沫,这利于明年选举。”

  不过,鲍威尔在发布会上重申了美联储的决定与政治无关。鲍威尔强调,“我仍相信美联储的独立性是有益于美国民众的利益。美国重回可持续的财政立场是很重要的。”

  美国经济或进入衰退期

  虽然鲍威尔多次表示美国经济仍保持温和增长,但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仍持相对悲观的态度。根据美国商业圆桌会议组织最新调查显示,其第三季度首席执行官经济展望指数为79.2,比第二季度下跌10.3点。首席执行官们预测今年经济将增长2.3%,低于上一季度预测的2.6%。

  超过一半的首席执行官表示,特朗普的加税政策对销售产生了负面影响;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,企业招聘也受到影响。此外,大约40%的制造业企业负责人表示,贸易摩擦对资本支出产生了负面影响。

  美国商业圆桌会议总裁Joshua Bolten表示,“不确定性阻碍了经济潜力的充分释放,限制了美国的增长和投资。”

  刘英对记者表示,美国经济衰退是必然的趋势。“美国对各国的贸易政策抑制了互相的贸易往来,导致其跨境投资的大幅下滑和国际贸易增长滞后于世界经济增速,对美国经济增长起到了严重抑制作用。”

  吴照银表示,衡量经济是否衰退需参照三个指标。第一个是领先指标美国PMI指数。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,美国8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为50.3,为2009年9月以来最低水平。美国8月ISM制造业PMI录得49.1,为2016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,自2016年8月以来首次跌破50荣枯线,表明“美国制造业的根基正在动摇”。

  第二个是同步指标美国GDP增长。根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9年第二季度GDP环比增速为2.1%,低于第一季度的3.1%,表明经济缓慢下滑。

  第三个是滞后指标,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就业指数。吴照银指出,一旦经济下滑,企业盈利受到影响,就会开始裁员,就业市场才会受到影响,这就是目前就业市场仍然表现强劲的原因。

  吴照银向记者表示,目前领先指标PMI指数从顶部下滑已经一年,同步指标正缓慢变差,那么滞后指标可能在半年后出现下滑。美联储两次降息延缓了同步指标和滞后指标的下滑时间。

 

责任编辑:唐婧

上一篇:【亚盘汇市】美联储决议前美元持稳,整体金融市场呈窄幅波动 下一篇:金市周评:美联储降息后迁延观望,诸多因素仍然是金价多头爆点